paypal 米ドル


趋势性强的 交易日。


  从开盘到 收盘 市场受到单边力量的控制,汇率朝一个方向变动。


  这是个很好的机会,可以 利用趋势 建仓,同时只承担很小的风险。


  因为下一个交易日的价值区间通常会 延续,所以在 足够的时间内,可以保证 获利 出局,而不至于 遭受损失。


  如果您想 买入这个 货币对,这意味着您打算买入 基础货币,因此,您要看一下 卖出价,看看市场上美元的 价格是多少(以加元计)。


  根据卖出价,您 可以用1.2005加元买入 1美元


  然而,为了卖出这个货币对,或者卖出基础货币以换取报价货币,您需要看买入价。


  它告诉您,市场将以相当于1.2000加元的价格买入1美元的基础货币(您将把基础货币卖给市场), 这就是报价货币。


  趋势交易的误区:把趋势 信号当作交易信号使用开户咨询阅读次数3476次点击这里咨询外汇交易开户相关问题。


  很多个人交易者在设计自己的交易系统时都会选择趋势跟随策略。


  构建 趋势跟踪系统的方法通常有两种:一种是价格突破,另一种是线性 交叉


  采用价格突破进行趋势跟踪的朋友,通常会寻找一些典型的价格,比如阶段性的高点和低点,或者最近几个交易日的最高点和最低点(比如海龟法则的20天高点和低点)。


  一旦价格突破这类典型价格,开仓跟进交易。


  利用线性交叉法进行趋势跟踪,主要是利用不同时间段的平均价格交叉。


  例如,双 移动平均线交叉收盘确认后,开仓跟进。


  价格与单条移动平均线的交叉是MA(1)与单条移动平均线MA(n)的交叉,这也是双移动平均线交叉的变形。


  或者三条移动平均线交叉过滤。


  或者用MACD作为趋势信号。


  实质上,MACD也是双移动平均线交叉的变形。


  而如果用零轴来过滤交叉信号,其实是三条移动平均线交叉过滤的变形。


  很多朋友自己设计趋势交易系统,进行回测,结果往往出乎意料。


  明明市场有趋势,但为什么回测数据没有出现可观的收益呢?通常的解决办法是系统优化。


  第一个问题是参数。


  这个参数是不是大家都在用,所以失败了?试了又试,发现各种参数组合的回测结果都差不多。


  在一个时期表现好的参数,在另一个时期表现不好。


  在一个品种中表现好的参数,在另一个品种中收益甚微。


  于是再次进行系统优化。


  是否可以增加一些限制性条件?比如达到浮动亏损的数量时,强制止损,或者达到浮动亏损的数量时,止盈或部分止盈。


  但效果还是难以令人满意。


  一些盈利的交易被止损。


  一些可以获得超额收益的交易也被止盈限制。


  如果再继续优化,基本会涉及到仓位问题。


  比如连续盈利,或者净值增加后,减持未平仓合约。


  连续亏损后,超重交易。


  这样,一个趋势跟踪系统就慢慢走上了数据拟合的常规。


  如果你现在正面临这样的困扰,我想提醒你,你是否进入了趋势跟踪的误区。


  这个误区就是把趋势信号当成交易信号。


  我们可以认为,在某一个时间段内,如果价格突破了某个典型的高点,那么这就是一个上升的趋势信号。


  同理,我们也可以认为,在一定时期内,如果某条移动平均线参数组合出现金叉,那么这就是 上升趋势信号。


  那么,上升趋势信号可以作为多头交易信号吗?当我们相信趋势的力量,顺势交易的时候,实质上,我们交易的是趋势操作的过程。


  而不是交易趋势形成和结束的时点。


  换句话说,两条移动平均线的金叉是上升趋势形成的 时间点,两条移动平均线的死叉是上升趋势结束的时间点。


  在这两个时间点上,无论价格如何变动,上升趋势都是确定的。


  因此,如果进行趋势交易,可以得出一个结论:在这两个时间点内 做多单。


  而且只能做多单。


  因此,趋势信号是交易信号的前提或必要条件。


  然而,是否可以在这两个时间点内随时做多单呢?答案显然是不可以。


  这与盈亏比的几率有关。


  大家都能理解,在趋势后期做多显然比在趋势初期做多风险更大。


  那么问题来了,金叉形成的位置显然是趋势形成的初期,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直接将趋势信号作为交易信号呢?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们先来解读一下趋势跟踪可以获利的前提。


  如果你想在趋势跟踪交易中获利,你需要两个前提条件:趋势运行空间大,趋势运行时间长。


  随着重启核协议的 谈判取得进展,市场对可能取消对 伊朗 石油制裁的担忧,令过去两周的涨幅达到了顶峰,但谈判本周遭遇了障碍。


  以色列国防部长将于周三访问 美国,与最高安全官员就 伊朗核协议、加沙地带停火进行讨论。


  两名西方外交官和一名伊朗官员表示,谈判可能会在周四暂停,但尚 不清楚谈判是否会在6月18日伊朗总统选举前恢复。


  澳新银行研究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称,这一 推迟将石油日产量再增加200万桶(重返市场)的威胁推迟到今年晚些时候,届时经济进一步增长应能缓冲其影响。


  OPEC秘书长穆罕默德·巴尔 金多(MohammadBarkindo)淡化了对市场的任何潜在干扰。


  他表示,该组织预计,如果达成核协议,伊朗的任何 出口“将以有序和透明的方式进行”。


  
  • 平心而论
0人参与,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